1. 主页 > 好文分享 >

两个黑人挺进校花体内np 在厨房掀起短裙翘起屁

   罗玲点头,“就是种子啊,因为之前买到了努努草的种子,所以我就想着试试看能不能买到一些别的,还真是让我找到这几种,是不是没有见过?”

    郝双双看着手中的小油纸包,点头,“是不大熟悉,也不知道会长出什么来,大嫂,你准备拿去种么?”

    “当然啊,反正咱们家也不缺地,试着看看,要是种出来,试验可以吃的话,到时候咱们尝试看看怎么做好吃。”

    “嘻嘻,那大嫂,我就等着了。”

    郝双双笑嘻嘻的把种子包好,确定罗玲道:“等着?那怎么行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不怎么会伺候这些小东西的,所以你可要帮忙,种子分你一般,省的我种着不恰当,都给弄死了了。”

    郝双双早就消了脸上的羞涩,这会也是想到了自家大嫂的一些事情,她说的情况,还真是有可能啊。

    于是点点头,道:“行,等回去大嫂给我分一点,我也尝试着种一些试试。”

    想了想又道:“要不要给一点娘试试?我看种子也不是很少。”

    如果可以,罗玲倒是想把种子都丢给戴氏,不过还是先她们种好了再说吧,省的又是问来问去的,到时候她也不好解释。

    等有了实际的东西,什么都好说。

    便道:“还是不要了,我们自己又不是不可以,娘最近也忙,就不要在让她操心了。”

    罗玲都这么说了,郝双双便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 回去之后,直接把面放到了主屋厨房那边,种子分了两半跟双双两人一人一半。

    然后罗玲收拾了一番,穿了一套比较破的衣服就去地里了。

    直接找到了男人在犁的那块地,然后对郝武道:“郝武,你去休息一下,这里我来。”

    郝武放开铁犁,擦了一把汗,“诶,大嫂,大哥说你跟双双去镇上了,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?”

    “没什么好逛的,自然就回来了,诺,这是大嫂带来的水,你去给爹娘他们送去。”

    郝武看了看自己大哥大嫂,然后拿着水壶跑了。

    “来喝点水,休息一会,然后我来给你扶着铁犁。”

    郝仁皱着眉头喝了水,看着罗玲换了一身旧衣服,道:“你来这里作甚,外头日头那么晒,你赶紧回去,地里人手够的。”

    罗玲眼睛一瞪,“怎么,我来干活你还不乐意?”

    虽然看得出来她并没有生气,但是郝仁还是安抚道:“哎哟,哪能,我不是担心你累着?”

    罗玲笑,“行了,不知道你?再说了,玉如她们都在忙活,我这个做大嫂好意思在家里躲懒?又不是断手断脚不能干活了,休息好了没有,休息好了咱们干活,早点干完,我咱们也可以早点回家。”

    “对了,听娘说,地里还是要追肥的,咱们用什么追肥啊,那稻杆也拉回去了啊。”

    如果把稻杆烧了做肥,也是可以的,不过都拉回去晒了,说是要留给马儿冬天吃。

    “恩,会去山上拉腐叶。”

    不过之前下雨,外面的都让雨水给冲刷走了,现在要去弄这个,还要去里面一些。

    不过他已经有了选择了,就是之前带媳妇去过的那个山谷狭缝,那里面因为地形的原因,不仅原本的东西没有被冲走,反而积累了不少的东西。

    他之前去看过,里面可是埋了不少的腐尸,那可是最好的底肥,经过那么长时间的发酵,这会儿应该也可以用了。

    要是让罗玲知道男人的想法,估计要说一声重口味了,尸体腐烂之后形成的肥料?

    可不就是太重口了么。

    才刚犁了一条,罗玲就道:“对了,我在镇上弄了一点面粉,晚上咱们做韭菜饺子怎么样?”

    可以加一点昨天男人山上抓来的野鸡肉进去,也算是荤素搭配了。

    “媳妇想吃饺子了,那成,晚上回去咱们就做饺子。”

    想了想,他又道:“光吃饺子,晚上怕是会饿,等傍晚,我早点收工,去山里走一趟,看看陷进里面有没有啥好东西。”

    要是能有只野鸡或者兔子,就可以做个红烧肉吃,也补补油水。

    媳妇这段时间也是今见天的瘦,之前好不容易养胖的身体,现在是一遭回到解放前,还更加的瘦弱。

    如果不是看着很健康,他早就急了。

    “上山啊,我也一起去呗。”

    罗玲眼睛一亮,觉得只要到了山上,就有机会偷渡一些东西出来。

    唔,太好的东西不成,男人细心,很容易被察觉。

    算了算了,还是在想想吧。

    郝仁看着她发光的眼睛,想着也不去深山里面,只是外面走一圈,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,便点头道:“成,咱们一起去,娘那边应该有中午送饭过来的篮子,到时候去借过来,咱们就不用回去拿了。”

    如此,甚好。

    时间过的很快,转眼间,也不知道多少时间过去了,罗玲只觉得自己是手酸脚软,连腰板都有些僵硬。

    她这还是做的最轻省的活,只要扶着铁犁就可以了,而不像是前面负责拉铁犁的,还需要力气活。

    看看男人没走几步,就要滴几滴汗,就可以知道这有多辛苦了。

    “好了,我们去娘那里。”

    把铁犁上面的泥土给敲掉,郝仁直接把铁犁给背在身上,牵着罗玲的手,就往不远处戴氏他们那边走去。

    戴氏看到夫妻两人那么早就手工了,还有些疑惑,他们是不是有事情要去做来着。

    就听郝仁道:“娘,铁犁我在这里放着,一会回去的时候,你让郝武给背回去,我跟玲子去身上看看陷进里面有没有猎物,这几天大家辛苦,得吃点油水。”

    意思就是,就算陷进里面没有,他也要去山上看能不能抓到猎物。

    原来是上山,戴氏了然的点头,“行了,去吧,铁犁等会娘会带回去的。”

    “娘,让小武带回去,您可不能背,铁犁重着呢。”

    郝仁皱眉,坚定的看着戴氏,非要她答应让郝武来。

    戴氏只能无奈的点头,“行行行,会让郝武来,娘不动可以了吧。”

    瞧那裂开的嘴角,就知道她其实对于儿子的孝心有多受用了。

    看着夫妻两人手拉手的离开,戴氏有些好笑,以前怎么没有发现,原来小仁也是这般腻歪的。

本文由亚健康调理网(http://www.yjktlw.com)发布,不代表摸索网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

联系我们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