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好文分享 >

一个人在线观看视频高清www write as 震动器

时间快到中午的时候,郝仁并没有回来,罗玲是不着急的,可能是爹娘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,也可能是在商量对策之类的。

    不过午饭时间了,他不仅没有回来说一声,也没有回来吃饭或者叫她过去主屋那边吃饭,这就有些意外了。

    难道男人不在主屋那边了?

    如果在的话,不管如何,到了饭点的时间,男人是一定会回来跟她说一声的,不要说为什么她知道,就是那么自信。

    想了想,罗玲直接从空间里面拿出一些吃的,放到锅里面热着,然后穿上新买的蓑衣跟鞋子,准备去一下主屋那边。

    没有想到,才刚出门,就看见也往这边过来的戴氏。

    看着对方艰难的在大雨中挪移着,罗玲眼神一闪,脚步加快走到戴氏身边,道:“娘,您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 戴氏看着罗玲,有些意外,又有些了然,她想张口说什么,但雨实在太大,她要是一张口,绝对能灌进一口雨水。

    于是她拍了拍自己手边,罗玲就看到,原来戴氏还带着东西,仔细一看,竟是食盒,她了然了,戴氏这是给她送饭来的。

    不是过来让她去主屋吃,也不是过来说郝仁不回来了,让她自己做饭吃,而是她做好了,冒着大雨给送过来了。

    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,她连忙对着戴氏摆手,道:“娘,我正要去您那里了,走,咱们先回去。”

    她知道,雨太大,戴氏应该没有听到她说什么,于是直接搀扶着戴氏,往主屋那边走去。

    戴氏这边想要跟罗玲说,她给她带饭来了,不用过去主屋那边,郝仁跟他爹去外面看河水情况还有田地去了,不用再等。

    但是罗玲的气力太大了,直接搀扶着她,踏着雨水到了主屋,直到进了屋子,戴氏这才开口,道:“哎哟,你这孩子,娘要这都要跟你说,郝仁跟他爹出去了,不在家,也没有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 “我这正要给你送饭去,顺便跟你说,省的你担心,还跑出来,被雨水给淋了,哪知道你还真跑出来了,外面雨又太大,连话都说不出来。”

    她有些懊恼,现在不仅仅她一身的雨水,罗玲也跑过来了,这可怎么好,这雨水冷的很,可不要生病了。

    “婶婶,您过来啦。”

    这边两人刚解开蓑衣,那边杜子枫兄妹两就从屋里面跑了出来,见到是罗玲来了,还很是高兴的打了招呼。

    “恩,你们两个在这边,没有不听话吧?”

    眼前两个孩子,还是他们夫妻两带回来的,比起刚开始的时候,他们倒是开朗了许多。

    杜子枫点点头,很是成熟的样子,道:“我跟妹妹很听话的,还会帮爷爷奶奶干活呢。”

    就是这几天雨实在是太大了,爷爷奶奶都不让他们出门,也不知道星辉他们怎么样了,好几天都没有见面了。

    戴氏看到两个孩子,也露出了笑脸,道:“你别担心了,他们两个乖的很,也是有他们在,这雨天,才没有那么烦躁哟。”

    而这边,罗玲也见到,戴氏虽然穿了蓑衣带了斗笠,半个身子还是被淋湿了,她道:“娘,您快别说话了,先去把头发擦擦,把衣服换了吧,您看看,都湿透了,我都是大人了,郝大哥就算没有回来吃饭,我知道他是来找爹娘来了,还会担心不成。”

    还让戴氏去给她送饭,这像什么话?

    戴氏摆手,道:“没事没事,娘身子骨硬朗的很,这点算什么。”

    现在就算是从走廊上去厨房那,都要被淋一身雨水,她都被老天爷给折腾的没脾气了。

    好在现在天气已经不是三个月前那样冰寒了,不然就这雨天,谁还敢出门啊。

    还是得跟冬天一样,连饭都要挪移到客厅那边去做来吃了。

    说着,戴氏这才看到了罗玲的情况,瞪时瞪大了眼睛,惊呼道:“哎哟,玲子,怎么你?”

    外面雨有多大,有多狂,她是知道的,她都把蓑衣裹得那么紧了,这不还是淋湿了,怎么玲子?

    除了脸上的地方有些水,这衣服都好好的?

    不是她希望罗玲也给淋一身雨水,只是有些诧异罢了。

    而且,这孩子脚上穿的什么鞋子?

    好像不沾水?

    罗玲自然注意到了戴氏好奇的视线,得意的笑道:“嘿嘿,娘,看见我这蓑衣了没有,有没有跟咱们的不一样?”

    说着,拿起了还在滴水的蓑衣,稍微展开,戴氏自然很快就发现了不同,难怪之前总觉得有些不对劲,原来是在这里。

    她惊道:“哎哟,你这丫头怎么没有带斗笠?”

    “娘,因为蓑衣有连体的帽子啊,自然不用在带斗笠了。”

    而且蓑衣帽子前面还延伸出来一部分,可以阻挡雨水,跟斗笠的功能也差不多,自然不用在给头上那增加负担。

    罗玲又指着自己的鞋子道:“娘,看见我这鞋子没有,也不知道这鞋子什么材质的,手工也挺好,都不会渗水,您试试看?”

    说着,直接在三双好奇的眼睛下,脱下了鞋子,递给了戴氏。

    戴氏心里也是好奇的紧,倒是不指责罗玲直接在客厅就脱了鞋子了,反正家里现在就她跟两个孩子,也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 上手摸到了鞋子,她这才确切的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同。

    这鞋面,摸起来有些像油纸的触感,但肯定不会是油纸,油纸一点都不透气,而且但凡是纸张,沾了水还是会化开,会烂掉的,不可能拿来做鞋子。

    在看了看,又有些像牛皮,到底是不是又不能肯定。

    儿子是打猎为生的,戴氏倒也见识过一些皮,都是没有处理过的,据说有一些动物的皮处理好了,就可以做鞋子。

    或许这鞋子就是什么动物的皮革制作的?

    戴氏有些新奇,还用手摸了摸里面,鞋子里面还带着一股温热,但,真的一点水渍都没有。

    “还真的不渗水,真是稀奇,玲子,这东西你们哪儿买的?之前小仁也过来了,好像没有穿这个?”

    戴氏仔细回想了一下,还真发现,儿子来的时候确实不是穿的跟玲子这套一样的,不仅是鞋子,蓑衣也不是一样的。

    难道就这么一套,所以儿子没有穿,留给玲子家里用?

    戴氏心里倒是没有别的想法,只是有些可惜,那么好的东西,竟然只有这么一件。

    就听罗玲道:“娘,我也不知道哪儿买的,是镇上朋友送给我的,之前我也没有在意,这不是因为家里那蓑衣,郝大哥穿出去了么,所以我就去仓房找了一下,然后就见到这个。”

本文由亚健康调理网(http://www.yjktlw.com)发布,不代表摸索网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

联系我们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